我最糟糕、慘痛的學魔術歷程(以及你該如何避免)

如果你有在關注我寫過的內容,你應該會知道我其實在學習、表演魔術的這十年來,

真的遇到了不少挫折,這可不是什麼魔術失敗的那種「小挫折」,

而是那種可能會讓你想要放棄表演魔術的挫折,

當眾被羞辱啦、表演當下就已經知道自己因為掌控不住觀眾,場面尷尬又難看,

表演完三分鐘的舞臺魔術全場沒有掌聲等等的情況都有,

雖然說這樣的情形會發生,有一部分原因是觀眾,但我想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出在表演者自己身上。

對了,如果覺得文章內容不錯的話,就按個讚、分享、留言吧!

沒錯,我因為學習魔術的歷程基本上無人教導帶領,所以我完全是用「試誤」的方式在學魔術,順帶一提我認為這是最糟糕的學習方式,因為在「試誤」的期間,你會讓很多人痛苦(就是看你表演的那些觀眾)。

也就是說,也許自己魔術學得很開心,但表演的時候會讓觀眾「很不開心」,這就是以前的我。

雖然那時我學魔術真的學得很開心,每天從晚上八九點練魔術練到快天亮,每學會一個新的招式、手法就讓我興奮不已(非常有成就感,剛開始學魔術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在說什麼。)

大多數這樣的人,總有一天會想把自己「所學、所買」表現給「一般觀眾看」,這個情形,其實已經有人描述過了,

而且還是早在約70年前(1943年)就已經出版的《Showmanship For Magicians》中有這麼一段話,你可以到《倒放的帽子》中觀看第一章完整翻譯:

http://www.hatupsidedown.com/2007/04/showmanship-for-magician.html


「⋯⋯終有一天「手法實行家」或是「道具蒐集者」都將離開自己秘密的避風港,出航去展開探險的旅程,實際地「表演」給其他人看。

也就是這樣的同時,傷害產生了。

這種形式的「魔術師」(姑且稱之)常常是準備不充分的,並且在任何程度而言都沒有權利自以為自己是個娛樂家。全世界數以千計的「戲法表演者」每天都在展現他們所買的道具,但只有極低的百分比曾經對如何演出或表演術有過一絲絲的思考,而事實上這才是娛樂界的心臟與命脈之所在。」

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這是「最糟糕的學習方式」,因為糟糕的表演對魔術所產生的傷害甚至比魔術破解還要大。

不過,魔術本質就是要表演,不是嗎?

所以「實際表演」跟「表演前學習、練習」的平衡點,就必須要抓準才行。

這時「教練、指導者」的角色就非常重要了,

我們常常在一些魔術社成果展上看到糟糕到不行的表演,我認為最大原因就是出在沒有好的指導者,完全讓社員自由發揮,當然亂七八糟。

所謂的指導並不是社團學長們的那種逼迫,通常學長們也不懂得怎麼指導,因為這需要經驗。
在比較成熟的魔術社中,通常都會有比較完善的指導體系,至少學長們會是比較有經驗的人來帶,而不是去年上過台,今年就在台下指教學弟的情況。(通常只有個位數正式舞台表演經驗的人,是無法找到新手真正的問題的。)

這樣「認知到需要有人指導」的情況,在舞台魔術中比較常見,

很少有人是自己玩出什麼東西來的(的確有這種人,但是真的很少)。

但換角度到近距離魔術上,就很少有人有這樣的觀念了,

特別是近距離魔術甚至很少有人會去研究「如何表演」,大部分的人都在研究

「哪招比較好、效果比較強」或是「現在流行什麼?」

如果真的想學如何表演的話,老話一句,又會變成像以前的我一樣,把觀眾當白老鼠來試驗。
但想要找到適合的人來指導,又談何容易呢?

還記得我當初對著當時魔術社學長的系上同學表演了一套新學會的紙牌魔術,學長在旁邊看,我表演完之後,觀眾的反應就是:「喔⋯⋯」(我魔術可沒有失敗,但反應就是這麼差XD)

學長只對我說:「徹達,你說話不太行啊⋯⋯」

不太行,到底是哪邊不太行?當時的我完全搞不懂,我只知道我表演的話術沒有像學長那麼風趣,但是我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魔術又沒變錯,表演也不是說有卡頓⋯⋯

⋯⋯這就是普遍學魔術會遇到的問題,因為沒有「表演理論」的支持,所以問題出在哪都不知道。

治標的方法就是不斷學習效果更強的魔術,用效果去「掩蓋」自己表演術不好的事實,

但治本(也是最好)的方法,是學習如何表演好一套魔術,讓你只要學會不錯的魔術,就能把它發揮得更好。

有人指導、修正你的表演,這是最好的,但如果沒有的話呢?

至少你要有基本理論的支持,像是我前面介紹的《Showmanship For Magicians》就是其中之一,而我在《不妥協的魔術》中,也分享了我這十年來的經驗,讓你能夠避免經歷我那段「把觀眾當白老鼠」的階段,或是,至少讓這個階段的期間短一點XD(總要抓個平衡點嘛)

另外,如果你對《不妥協的魔術》有興趣,請到此(或點擊下方圖示):https://hatemyhat.com/book

>